牧寒

哪来那么多理所应当。

今夜的龙家蟒家一样的气,不同的是一边可劲地想neng裁判,另一边就差举起小鞭子揍自家崽(吃瓜(揍昕昕请加我一个谢谢

2018-08-17

生日快乐,未来可期。

2018-08-16

【龙蟒】蟒仙

沙雕段子,梗源微博,侵删

论文中到底出现了多少人(x


马龙家谷仓闹耗子,番薯都被啃了几个,坑坑洼洼的。

隔壁家张大师在墙头上支着腮帮子,一只手拿着黄瓜嘎吱嘎吱地咬。这好办,找点捕鼠夹子支着呗。

马龙觉得这建议不错,于是马龙摸了几个捕鼠夹子扔门口,又摸了跟黄瓜把张大师从自家墙头砸了下去。

别说,这夹子还蛮好使,逮是逮住了,就是逮的东西不太对。

逮了只大蟒蛇。

小腿粗细,鳞片油亮。不过看这样子是疼得卷成一坨,怪可怜的。

马龙不敢从门口出去,那大蛇可咋整啊。可是那地里也不能扔着不管啊。

马龙看了看围墙。

马龙从围墙边探出个头,把泰哥吓了一跳。

然后泰哥赏了陈玘一爪子...

2018-07-14

【龙蟒】乳牙

心血来潮的中二血族设,想哪写哪,毫无逻辑,胡言乱语,乱七八糟。

不管有没有敏感词,自觉外链,无肉,评论见。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不喜右上。以上。


2018-06-25

The Forgotten

向各位无论是知名的抑或不为人所知的开拓者与先行者致敬

落雪:

#参本(方学才中心本《愿闻其详》)产物,放上来混个更新。


#故事有参考列夫斯基的经历。


#向那些独自坚持在荆棘路上的人致敬。


叮铃铃——”随着交卷铃声响起,学生们陆陆续续从考场中走了出来,迅速的汇成了一片熙熙攘攘的人海,其中不乏声讨教授,讨论试卷的“浪潮”。


“嘿,嘿!琳达!”一个男孩从后面拍了拍另一个留着及肩金发的女孩,“考的怎么样?”


“还可以,该拿的分都拿到了。”


男孩羡慕地道:“这样说的话,你这学期的GPA又是4.0以上了。”


他又叹了口气,苦恼...

2018-06-17

【龙蟒】单箭头三十题

并没有什么卵用的哨向和单箭头,纯粹只想写他两还有精神体而已,画风成谜。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不喜右上。以上。


1、好像发现了可是说不出口。

“就算你把自己打成结我也不知道你想说什么啊……”

许昕看着因为知道马龙心思所以自作主张代替马龙来告白的白龙,一脸纠结。


2、无法组织的语言。

“你说它两老吐着信子交流啥呢。”

“昂可能在比谁的舌头长?”


3、想拥抱你的冲动。

所以秦老师的仙鹤每次都忙着把这两条形动物解开。

辛苦了。


4、才道别就又想见面。

“你给我回来!大昕儿就是去买个菜!”

马龙终于拽住了被仙鹤拦住去路的白龙的尾巴。


5、我的嫉妒心。

青...

2018-06-10

看他俩丢了双打比看他丢了单打还难受,加油啊。

2018-06-01

【龙昕】飞行器的执行周期1

Nov.阿恒的树:

一个MV带来的脑洞。
避免不了被屏蔽的命运。


1.


马龙第二次来到小镇,熟门熟路推开客栈的门绕道里面的酒吧去,那家旧酒吧在白天仿佛睡着了一般沉默着,几年前那块故意做得绚烂夸张的荧光招牌塞在角落布满了灰尘,连同那个人一起没了音讯。
酒吧旁是巷子的拐角,转过去有一家便利店,不知道开了多少年,店的招牌已经被各种各样泛黄的广告纸覆盖得看不清字样,便利店依旧红红火火地开着,巷子里住的小孩吸溜着鼻涕跑过来买包辣条又再吭哧吭哧地跑回去,眼前的一切似乎是很熟悉的,但却与他没有任何联系。马龙从冰柜里拿了一瓶酸奶出来,把压得平整的五元钱放在玻璃柜台上便走。他走到酒吧前的...

2018-05-26
1 / 3

© 牧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