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寒

哪来那么多理所应当。

【龙蟒】碰

起标题无能,sad´_>`
乱七八糟。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以上。



他喝醉了。
说来奇怪。国乒男队的大家上下几代的关系都蛮好的,尤其是在关于食物这方面男队的大家真的是非常有梗,上至孔指导力哥琳哥外出比赛洗劫厨房,下至八一四代团子一律用盆喂出来,出国打个比赛一代团子还生怕小团子饿着非让带了一大包吃食。就例如与他们最切身的,“皓哥带我去喝酒”,他们这一代的酒量基本上都是王皓喂出来的,出去吃饭喝酒不敢说千杯不倒但也到还拿得出手,也就许昕,完美地,没继承到上一代的酒量。
没见过半杯红酒下肚就醉了的。马龙看着许昕一手叉子一手勺子在那切牛排,认命般举起餐刀帮忙把牛排切块。

谁知道马龙的心血来潮是受什么触发的。也许是休息日逛街时商业街的海报过于吸引人了?明明他记得自己刚下训是在收拾器材来着的啊?总之等许昕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站在商业街中央西餐厅门口了。
进店,入座。被强大训练量折腾了一天的许昕三下五除二点完了主食酱料饭后甜点,然后便举着刀叉眼巴巴地看着马龙。对面的天秤座在一时兴起拉着狮子座来到这间餐厅后便恢复了犹豫不决的本性,在狮子座举着餐刀掀桌而起的前一秒犹犹豫豫地点了其中一份商家热款,直至服务员收起菜单离开依然望着收据,面色似有遗憾。
被饿疯了的狮子哪管得着这些,服务员刚消失在拐角便抓着盘子直奔餐台,云中行者在球桌前正手全台无死角的步伐看起来在自助餐台前依旧适用。
在商业街这种地方依旧能抢到热门商家头衔总还是有其过人之处的,马龙的拖沓并没有影响到后厨们的效率。许昕用一盘糕点安慰了自己正在大肆抗议的胃,往里面座位挪了挪,看着服务员在淋上了白兰地的牛排上点火,火苗欢悦地在空气中起舞。
两人吃了几口后便就这面前的食物聊天,远至大洋彼岸的贸易战,近至隔壁套间某队员被教练勒令减肥故而零食等被队友们毫不客气地一扫而空。他们之间总是不缺乏话题的。

“二位先生打扰一下,这是本店活动赠送的红酒,请享用。”服务员出现的时机恰到好处,托盘上的红酒也依言换了个地方摆放。
许昕想起了挂在门口的宣传海报,张了张口,服务员放下红酒后收起托盘走向柜台,许昕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那小姑娘努力隐忍的笑意。
“哎……”
“没事的吧?”马龙看着许昕,眼神轻巧无辜。
许昕看看红酒,再看看马龙,脸色无奈。他们是他初入一队便一直互相陪伴彼此的师兄弟,是世界上最好的双打,是在赛场上一个眼神就知道放下拍子拿起毛巾叫暂停的默契搭档,但他们的默契显然并不只限于赛场,例如刚刚的那四个字——

就这么小半杯红酒,不会影响到明天训练的吧?

大概是室内柔暖的灯光过于缠眷,许昕毫无杀伤力地瞪了马龙一眼,伸手试着小口抿了抿杯中的红酒,便安心的嘬饮起来。

“印象最深的情人节?”面对杂志记者的采访,彼时还是栗子头的马龙歪了歪脑袋。
运动员哪来什么这节那节的,哪怕是春节也只是与家人小聚几天便又背着包回到训练基地,即便如此在小聚的那几天基本上也是健身房日常打卡。
国球,这两个字是在是太过沉重。一颗直径仅4厘米的无缝小白球,却是代表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拼搏,一个国家的殷切希望。他们被这颗球压倒谷底,喘不上气,却也依靠着这颗球前行。
他们输不起。
所幸他们的人生里并不只有乒乓球。
初代双子先后斩获大满贯头衔,二王一马相互制约亦互相成就。
马龙的乒乓路也有人陪伴他走。
毕竟这条路太漫长。如同一个人在黑暗中默默行走,远处总有一点光明明灭灭,伸出手却总是差那么一点距离;直到某天突然冲过了那光点,却发现自己身处十字路口正中央,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周围高楼耸立,好像什么都盯着自己,又什么都没有,惶恐地想逃开这一切,却又找不到出口。
但他又发现黑暗里并不只是他一人,总有一团暖橘色的光在他周身嬉闹;会在他站在十字路口中央时紧紧握住他的手,不让他被喧嚣冲走。
他转过身,看见一双温顺而熟悉的下垂眼,以及眼角总是自然流露的愉悦。
他放心了,他知道他总是会陪着他的。

所以马龙会在训练结束后带着许昕出去吃饭变得顺理成章。
有晚上不吃鸡脆骨睡不香所以总是陪着王皓买鸡脆骨的陈玘在前,马龙并不觉得他们出去吃饭有什么不妥。
毕竟队里还有认为情人节在2月17日的大炮仗在,马龙理直气壮地把许昕拉进了西餐厅。
虽然许昕一直觉得隔壁的烤肉店可能性价比更高一点。
栗子头和小呆毛拘谨地坐在座位里,磕磕绊绊地点完了单,见服务员走远了都不由长出了一口气,小呆毛更是直接瘫在桌上。他们平时来这种地方的机会是少之又少,即使是出征归来的庆功宴也不需要他们考虑吃什么的问题。放松下来的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上桌的牛排也只是让他们唠嗑的声音变得含糊。
马龙吃了几口便放下刀叉。不是说厨师的技艺不行,但他就是觉得自己内心有什么声音在告诫自己。
不要错过了。
错过什么呢?他反问道,却连是什么在和自己说话都不知道。
他下意识抬头看向许昕。
许昕没注意到他,他的犟劲突然上来了,正操着刀叉和T骨作斗争。
头顶的复古吊灯灯光并不是很亮,朦朦胧胧,优雅舒缓。
T骨和许昕的战争看样子是许昕赢了,战士正满意地享受着自己的战利品,眉眼也跟着舒展开来,愉悦而放松。
马龙突然很想触碰许昕。
不是赛前赛后一拍即散的击掌,不是训练闲暇时的嬉闹,也不是并肩作战后默契的十指相扣。
他想起之前的一场比赛,许昕和对手缠战七局险胜后前往混采区接受采访,视频中的他轻喘着气回答记者的提问,眼角通红,正是撩人而不自知。
马龙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撩到,但他就是很想触碰许昕,眼前的许昕眉眼被灯光模糊得太不真切,他想确定这是不是真实的他,现在。
马龙伸出了手。

“哎对了马龙……你干嘛?”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昂没事我看你头上有东西。”马龙强压着自己想去捋那缕呆毛的念头,装出一副岁月静好我很乖巧的样子煞有其事地在许昕头上拣了什么东西出来。
“哦……”许昕配合地歪了歪脑袋,“对了我和你说……”
许昕说了什么,他回答了什么,他通通不知道。吃了什么,聊了什么,因什么而笑,心情怎么样,他一概不记得。
那他到底记住了什么?
许昕那天晚上上扬的眉角,真的挺好看的。

“哎你不是不爱听刀叉划过盘子的声音么?怎么突然间想过来了。”见有人代劳,许大少也就收了手,把头杵在手臂上抬眼看着马龙懒洋洋地笑,眼角微醺。
马龙几乎停住了呼吸。
他做贼般转头看了看四周,他们选的卡座足够偏僻,其余的食客正低头忙于解决面前的食物,服务员躬着身对进出客人们重复着“您好欢迎光临”和“欢迎下次光临”,窗外行客匆匆,无人顾暇他们。
他伸出手,指尖描摹着他的眉眼。

——END——

眼尾角通红的昕昕!巨撩!(哥我错了别打x

评论 ( 11 )
热度 ( 19 )

© 牧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