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寒

哪来那么多理所应当。

【龙蟒】蟒仙

沙雕段子,梗源微博,侵删

论文中到底出现了多少人(x




马龙家谷仓闹耗子,番薯都被啃了几个,坑坑洼洼的。

隔壁家张大师在墙头上支着腮帮子,一只手拿着黄瓜嘎吱嘎吱地咬。这好办,找点捕鼠夹子支着呗。

马龙觉得这建议不错,于是马龙摸了几个捕鼠夹子扔门口,又摸了跟黄瓜把张大师从自家墙头砸了下去。

别说,这夹子还蛮好使,逮是逮住了,就是逮的东西不太对。

逮了只大蟒蛇。

小腿粗细,鳞片油亮。不过看这样子是疼得卷成一坨,怪可怜的。

马龙不敢从门口出去,那大蛇可咋整啊。可是那地里也不能扔着不管啊。

马龙看了看围墙。

马龙从围墙边探出个头,把泰哥吓了一跳。

然后泰哥赏了陈玘一爪子。

气得陈玘直接翻过了墙掰开捕鼠夹子,揪着蛇尾巴气冲冲往门口番薯地一扔,拍拍手翻墙回家喂猫去了。

马龙从墙头下来,又从门口探出头一瞅了瞅,本来想说门口那地他还想翻一下下肥来着,结果一看那蛇还有力气昂下身子,当下把锄头一扛,溜瓜地里去了。


傍晚马龙下地回来,伸头往地里一瞅,得,蛇没了,地里不知道为什么坐了个人,直愣愣的看着番薯发愣。

许是听见有人来,那人转过头,看着马龙,然后张嘴,嗷地一声,嚎了出来。

唉不是你这突然瞎嗷什么啊?马龙有点楞,锄头掉了都没发现。有事好好说啊,怎么突然间看着我开始嚎了?这要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眼瞧这人这架势愈演愈烈,还有动手给自己加戏的冲动,马龙当机立断,直接把人拐进自己家中。

就当是维持自己模范十佳村民形象。马龙安慰自己。

不是你这是怎么了啊?有事好好说啊?我看你面生,是走散了还是怎么说啊?你要再嚎这十里八村的估计都能听见过来看你了啊?马龙倒了杯水放那人前头。

那人也不说话,就嚎,还不流泪,在那干嚎,嗷嗷的,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马龙凑过去一听,什么你无情你无礼你无理取闹这么多年帮忙提水浇花看门做饭取快递奶孩子容易吗提了裤子咋就不认人了呢怎么了你累了说好的幸福呢我懂了不说了爱淡了梦远了,不带重复的。

得,挺押韵的。

马龙想跟着旋律高歌一曲,但这人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马龙觉得自己脑壳疼。

马龙脑壳疼,隔壁张大师腿疼。

马龙踹的。

他想了想,之前村里二婶家的姑子的小舅子的七大爷他侄女就不知道怎么的老挖坑往地里埋东西,后来懂这个的人说了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还专门请了人来做戏法什么的。眼前说不定这人也是被什么玩意上身了之类的,得问问大师。

村口宣传栏反迷信反封建的标语刚贴上就被村里姓方闫周的小三熊孩子带着一小胖子玩泥巴糊没了。

隔壁张大师搓了搓手,表示帮忙可以,但是不是得意思意思一下。

马龙又一脚把张大师踹进自己家。要什么意思,你这几天都在我地里摸了多少把瓜了都。

张大师委屈,张大师转身敲了两栗子在那人头上。

哎你轻点,敲坏了可咋整。

敲不坏,这蟒蛇精呢,哪那么快出事。张大仙还是有点本事的,一眼看破。

是蟒仙!那人瞪。

哟,还蟒仙呢,怎么不上天啊?

土地公还在你脚下呢,你咋也照样拜啊?

土地公有点委屈。土地公歪着脖子想打人。土地公跳起来都打不到许昕头顶。

成成成,蟒仙蟒仙。马龙赶紧拉住快打起来的二位爷,这屋子我还想要成吧。

那成你说,姓甚名谁,家住哪,家里几口人,家里几亩地,地里几头牛……啊呸呸,人放捕鼠夹子你自己走道不看路怪谁,还有脸来闹?张大师拍了拍桌子。

许昕,其余你管得着吗?不是你见过蛇视力好的吗?许昕理不直气也壮。

张大师撸起袖子就要和许昕杠。

成成成,他就一粗人,蟒仙您别和他气。马龙好声安慰道,一手糊张大师脸上。

我就是气不过,许昕在那干抽噎着,你说我在这呆了这么多年,你起了房子我也没干什么是吧,还照样保你家这么多年平平安安的,你这还放捕鼠夹子逮我,夹得我这腰疼脖子疼膝盖疼的。许昕说这话时还翘着小兰花指指自己后背膝盖。

那您可想咋整啊?马龙看不下去,动手把兰花指摁回去。

我也没想咋整。抽泣声被收拾得一干二净,马龙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欢快摇动的蛇尾巴,我看你家后头葡萄长得不错,我也没要啥,你每天放点小甜水在墙根下头让我补补就成。

合着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是吧。

哎哎哎。马龙满口答应,下意识忽略许昕话里头不对劲的地方。

许昕走了,从大门口大摇大摆出去的,一出门就没影了。

张大师也走了,也从大门口大摇大摆出去的,也一出门就没影了。

马龙踹的,顺手把门口锄头拉进来。


隔天马龙就在墙根下放了瓶小甜水,忙完活过来一看,就剩个空瓶子。

蟒仙好像还挺满意的样子,都喝完了。马龙摸着下巴想。

马龙第二天依旧放下一瓶小甜水,依旧转过身就被喝得一干二净。于是两人维持着前脚刚放下后脚就喝完的谜之默契。

十来天后,马龙下地回家,照旧去收瓶子。

瓶子纹丝不动,杯里的水丝毫没有减少半滴。

他那是伤好啦,自然不用喝你的水啊。张大师扒墙头上收自己一早放墙上晒的小蓝鞋。

马龙有点莫名伤感。于是马龙又摸了跟黄瓜把张大师从自己墙头砸下去。

我让你趁我不在家把鞋放我墙上!

然而马龙隔天还是照旧摸了瓶小甜水,一边嘴里还碎碎念。

蟒仙啊我又要放夹子啦您走道小心点别又夹着。

蟒仙啊要不你边散步干脆帮我把这些耗子逮了吧。

不对啊,蟒仙都不吃这个了我还放那干嘛。马龙有点想笑,转过头想把瓶子收走。

瓶子不在原地。

你说你是不是傻,见过仙吃耗子的么。

那人坐在墙头上,嘬着瓶子里的甜水。


——end——



本场mvp:墙


评论 ( 12 )
热度 ( 20 )

© 牧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