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寒

哪来那么多理所应当。

【龙蟒】Near Light

题目只是码字bgm,没有什么直接关系(ni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以上。





“谢谢。”来客抿了一口杯中的奶茶。

守林人望向窗外,来客觉得他应该什么都看不见,窗外一片黑暗,只有风吹过松树和桦树时树叶的哗哗声,今晚的风真的够大的,看这样子是要来暴风雪了。

“你……一个人上来?”也许是一个人守着这片山林太久了,守林人的声音带有几分长时间不出声的沙哑,或许还有点自带的奶气。

“对,”也许是觉得自己的回答太冷淡,“上来转转,踩踩风,找点灵感。”

“哦对了我是个作家。”来人似乎很健谈,“想开新稿卡壳啦,正好之前听歌,有一首歌给我的感觉就像温暖的壁炉,碳火偶尔哔啵两下,外面一片雪后的安静,反正又没事干,干脆就甩下编辑跑这边来啦。”

两人面前的篝火很给面子地响了两声。

“现在看来和你的联想好像有点出入——要不要再来点奶茶?”

“不了不了。”作家取过挂在一边的大衣,披在身上。他并不是很喜欢加了盐巴的奶茶,他还是喜欢喝甜的。

两人不再出声,只剩中间的篝火不安分地跳动,以及偶尔响起的哔啵声。

也许过了很久,作家再次出声:“你有没有什么故事之类的——呃我是说关于这座山或者是山脚下的村庄,传说什么的都行。”

“你想听?”

作家语塞。

“你信不信这座山之前有一条龙在这?”




少年有点茫然。

倒不是说面前出现了什么怪物或者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前者估计早拔腿跑了,不会是这么平静的反应;至于后者,倒还算沾点边——他只是纯粹迷路了。

一眼望去,一片白茫茫,所见皆是雪和雪山,谁知道怎么在山里找一条或许只存在于传说里的白龙?

少年觉得自己脑壳疼。


少年是山脚下村子里长大的,谁也说不清少年的父母去了哪,大约是外出战死了。总之少年觉得从自己记事起,自己似乎就是今天在这个婶婶家蹭,明天在那个伯伯家凑合着,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

少年虽然顽皮,但也没给村里惹过什么大事,村里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给一口粮也饿不死自己家,算是给自己积点德了。


给山神献祭绝对是村里的大事,保佑村里来年风调雨顺的。只可惜村里今年不太争气,合适的都跑外面去了,一时半会也叫不回来,剩下歪瓜裂枣山神大人估计也看不上,也不知道谁嚷了句“哎那小子不也蛮合适的么!反正村里养了他那么多年,回报一下不也应该的么!”

于是这等好差事就落到少年头上了。

少年在村里祠堂看过山神画像的,特别威武的一条白龙,踞在山头上,昂着头,高高在上。

但愿你能保佑我们村子。少年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这可是我出生以来穿过最好的衣服了,可惜要浪费了。


妈耶这长虫也太能躲了。少年趴在石头上气喘吁吁,说好的龙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蛇好吗?

呸呸呸对山神不能有这么大不敬的想法。

话虽如此,少年还是费力昂起头看着山洞较里端的山神:那啥山神大人,你打算什么时候解决你的祭品啊?

少年觉得自己从山神的眼睛里看见了浓浓的疑惑和深深的懵逼。

你不是隔一段时间就要祭品的嘛?

山神还是没懂,不吭声。

不是你不是隔几年就找村里那大祭司要吃的么?还非要年轻的?

我没找过人啊,我刚醒。山神终于开口了,奶音里且带几分委屈,再说了我也不吃人啊。

少年被吓得直接从石头上后翻过去。不是你会说话?

你见过哪个神不说话的。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还真没见过神……那之前来的那些人呢?

不知道,我刚醒,没见过人,大雪山的。

那那些什么神的旨意?

唬人的呗……

少年为之前的先驱勇士们痛心了三秒,转头,那我咋整啊?

啊?

我又不可能再回去了,说了他们也不信,那我呆哪啊?

就,留这?

于是少年留下了。



“不是你身为龙应该挺有能力的啊,比如腾云驾雾什么的,怎么窝在这大雪山里头了?”

某日的少年早已和传闻中高高在上的山神混熟,此刻正面对着篝火,背倚着山神的龙躯有一下没一下地逮着冰蓝色的龙尾巴尖玩。

“犯错了呗。”白龙趴在地上,幼稚地提着尾巴和少年玩你追我赶的游戏,“能力什么的全都被封印,化形都不成,也就喷个小火试试。那群长老把我扔这了,说让我好好反省反省。”

“这么严重?你是得闯多大祸啊?”少年吐了吐舌,伸手逮住了尾巴尖。

篝火响了两声。

“你想知道?”白龙昂起前身,转头看着少年。



故事其实十分老套。

白龙与青蟒一起长大。青蟒一族为白龙一族的附属,世世代代为白龙一族看守宝物。宝物丢失,身为看守的青蟒失职,必然是要上诛仙台的。

生生世世,受尽人世八苦,永不得翻身。

尽管宝物的丢失是白龙的失误。

人尽皆知的事实,却无人敢开口。唯一出声的当事人,无人理睬。

毕竟一个是龙太子,一个是蛇少主;一个是君,一个为臣。

该选哪个,一目了然。

就算是你龙太子自己发声,亦依旧改变不了结果。

反正民众们也只是想看一下结果,管你是蛇少主还是别的什么,不影响他们的太子,怎么着都可以。



“那你有没有去找过他?”少年仰头看着山神。

白龙定定地看着少年眼尾下垂而显得异常无辜眼睛,半晌:“没有,在那之后我就被族里禁足在这里了。”

“有点可惜啊。”少年托着下巴,“和我生肖一样,我还挺想见他的。你说我要是能早点认识你们,或许还能看一下你们大龙和小龙到底哪个更长呢。”

这句话他以前也说过。白龙没有出声,看着少年的发旋出神。



事实证明这一天并不是出来晒太阳的好时候。

雪崩来得猝不及防,所过之处将生物吞噬得一干二净。

白龙只来得及将身边的少年牢牢盘在怀里,下一秒就被身后的白雪所吞没。他甚至都来不及埋怨一下自己空有一身蛮力却全无一点法力的巨大龙躯,只想好好守护住怀里的人。

请不要再让我失去了。

我只剩下他了。



结果并不如人意。

哪怕他透支自己,上天入地,却依旧探寻不到他的存在。

阎王无奈地向他摇头。

他不知道是他没见过他,还是他不在这,或者是不允许他的进入。

他离开了。

他等着他。

他说,他的名字是昕。昕,旦明日将出也。等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你会回到我身边吗?





“那巨龙到底有没有等到他的少年啊?”作家有些心急,这种身为听众被吊着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受了。

谁知道呢。

守林人望着作家熟悉的下垂眼出神。

篝火安静地跃动着。


一缕阳光破开林障。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18 )

© 牧寒 | Powered by LOFTER